fox零月zero

好看啊啊啊

不觉少爷:

[惊悚乐园三天两觉是也cos正片cosplay转发抽奖
【疯不觉,等级50】
【枉叹之,等级50】
【似雨若离,等级50】
【悲灵笑骨,等级50】
【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。】
【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(普通),请确认。】
【已确认,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:四人。】
【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】
【匹配完成,正在协调神经连接,剧本生成中……】
【载入开始,请稍等。】
“欢迎来到惊悚乐园。”

疯不觉@不觉少爷大总攻
似雨若离 原po
悲灵笑骨@拾柒noka
枉叹之@白烛yaku

摄影@键盘摄影月云殇
若雨服装@CCBears裁缝屋
后期&排版@魔鸷吱吱吱
后勤@很想给自己起一个没重名的名字

感谢三渣@三天两觉是也 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惊悚乐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过100热度的话从转发里面抽一个幸运儿送出惊悚相关手机壳一份。每多50加送一位。……谢谢。

emmm一个新年flag

考试别挂,抽到ssr,多写几篇文,up多多(≧▽≦)

DIY的一只天一~(占个惊悚tag下次做觉哥(≧∇≦)/)

画缘

     “那是我诞生之始的故事……你要听吗?嗯,真的已经很久很久了啊……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1、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是当时最有名的画家,一笔可值千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画山水,画花草,画虫兽,却唯独不画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曾有人问他其中的缘故,他只是笑笑说:“机缘未到。若强为之,则仅可绘其人,不可绘其神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何时才到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日,他去山中采风。

        正是初春时节,溪水泠泠,花香袅袅。清越的鸟鸣,夹杂着少女银铃般的笑声,自林间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循声望去,只见繁花掩映间,有一少女正与鸟雀嬉戏。笑容明媚如春日,竟让满山的繁花都失了色。

       似乎察觉到了画家的视线,少女转身,隐入了花间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赶忙去寻,却再不见那抹倩影。或许只是山野中会化形的精魅,对人类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,亦或那只是他的幻觉?

         他再无心游山玩水,匆匆回家,执笔画下了那繁花,鸟雀,与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 画成后,他日日与画相伴,期待着画中的少女,有一天能回应他。

        人们都说他被画迷住了,丢了魂。有人哀惋,有人叹息。他却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 但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画家逐渐衰老,而少女,依旧没有回应。他只能抱着那份遗憾,郁郁而终。

        2、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倾注了太多的心血,在画成的那一刻,花鸟卷便有了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  睁开眼的一瞬,她看见了自己的作者,那位画家,可是,画家却没有看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能听见画家的倾诉,可画家却听不见她的回复;她想触碰画家,可伸出手,却从他身上一透而过,摸到的仅是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 她看着画家一天天衰老,看着他眉宇之间的失望一天天加深。她不愿辜负那份期待,她迷惘,彷徨。

       路过窗口的雀妖能看见她,告诉她说:“因为你只是‘灵’,还未成妖。凡人是看不见灵体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如何才能成妖呢?”她问。

       “看机缘吧。若是机缘到了,就连一草一木,一花一石,皆能成妖。但若无缘……潜心修炼个百八十年,也能成妖,只是以人类的寿命……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终于绝望了,于是躲进画中沉睡。当她再度睁眼的时候,人间已过了数百年。

       她发现自己成了妖,有了实体,但那位画家,却早已故去,化为了尘土。

       3、

       “所以,你没有去寻找他的转世吗?”青行灯一手托着腮,很认真地听完了花鸟卷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必了。”花鸟卷苦笑。
  
        那个画出她的人早已经死了,就连尸体也化作尘土,湮没在时间的流沙里。再也没有人,会用那种温柔的眼神凝望着她,向她倾诉衷肠。即使有着相同的灵魂,也毕竟……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终究只是……缘分不够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画境初成灵未见,年逝归时人已远。
        只叹情深缘却浅,昔人既去不必寻。


       PS:花鸟卷是我抽到的第一只ssr,所以写了她的故事。参考了花鸟的简介和传记,emmm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写过,希望大家能喜欢吧。(≧▽≦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课本上乱描了一只AA……一把刀子QAQ